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观点 > 茶网 >

潮赛丨奥赛急刹车后,“杠杆效应”容不得怠慢

2018-03-09 10:36 来源: 浙江在线

u=129044386,2792849792&fm=27&gp=0.jpg

  近日,全国华罗庚金杯少年数学邀请赛组委会发出公告,原定于2018年3月10日举行的第23届“华杯赛”决赛暂缓举行。作为奥赛场上的常青藤,华杯赛以“缓赛”的尴尬身份步入公众视野,立刻引发热议,奥数存亡亦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

  事实上,奥数在很长时间内只是普及数学的一种方式,而其竞赛化转向的过程却渐渐消解了初衷。经济学上,当某一变量以较小幅度变动而另一相关变量以较大幅度变动的现象被形象地称为“杠杆效应”,如今的奥数作为教育链条上的小环节,激起的却是教育领域乃至整个社会的大浪潮。在紧急刹车之后,整顿抓手更要用好。

  首先,要借力撬动“奥赛灰色链条”的根基。奥赛之所以实现从普及数学到登上神坛的身份转变,与其和升学间的裙带关系有着密切联系。很长一段时间内,上过奥赛班、拿过奥赛奖成为名校的敲门砖。某些课外培训班也在名校委托招生的光环下大肆宣传“奥数捷径论”,其提供奥数教材和奥赛教师,并组织一系列竞赛,看似形成了“人才培养”的生态闭环,但无论是对教育规律还是社会公平来说,都存在缺陷。遵循教育规律的学生打下了良好的学科基础,而盲目涌入奥赛者往往偏倚数学而落下不少学科短板,埋下的祸根扼杀了未来进行多元创造的可能性。然而,奥赛与升学的联姻反倒为后者提供更大的选择权,长此以往,教育领域“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会愈演愈烈。刹住奥赛之风诚然可喜,相关部门更要及时出手,遏制野蛮生长的灰色产业链,让它卷土重来不可期。

  再者,要借力撬动“减负”这个老大难问题。尽管国家实施“减负”措施趋向科学化和法制化,但具体的落实情况可能并不乐观:在校学习时间少了,课外补习时间却久了;作业布置简单了,奥数班留的题却难了。“减负”的呼声和父母望子成才的心声之所以长期难以调和,归根结底还是功利主义心态作祟。以奥赛为代表的教育攀比,实则是家庭资本的角逐,大家都想在制高点“赢者通吃”,却忽视了孩子受教育过程中基于兴趣的自我选择权。此次奥赛热潮的降温,大众对于“减负”的认知也应该进入冷静期。毕竟,教育的存在不是为了在分数上划分成王败寇,矫正“唯奥数论”的认知,让因材施教落到实处,才能释放“减负”合力。

  更进一步,要借力撬动“教育理念”的社会性痼疾。奥数热实则是快节奏社会生活在教育领域的映射,投入即有产出的功利逻辑下,“学而为考,以考促学”成为诸多家庭认可的政治正确。在科举制社会,“学而优则仕”之所以被奉为圭臬,受制于当时有限的社会分工体系,出身贫寒的学子选择从商之路几乎前景黯淡,而唯独四书五经里的字字句句是打破“世胄蹑高位,英俊沉下僚”格局的法宝。时代发展到今天,分数崇拜、名校崇拜甚至智商崇拜却在奥数热潮中换了一身皮囊再度粉墨登场,狭隘的是非二分法仍旧是依附在诸多家长乃至专业教育从业者内心的桎梏,学生作为“人”本身的多元价值反被轻视。各地的停赛、缓赛和禁赛正在为奥数祛魅,教育理念也应及时正本清源。

  业内人士认为,华杯赛的暂停确凿是一个风向标,但以后能否继续办,还需要有关部门进一步审批。梭罗曾在《瓦尔登湖》中写,把一切不属于生活的内容剔除得干净利落,用最基本的形式,简单,简单,再简单。这对于奥数或许也同样适用——规避掉那些加剧病态竞争的负外部性,才是奥数干干净净回归到教育本位的前提。

  (作者为浙江大学2016级新闻学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