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视频 > 图片 >

张亚勤为何要离开微软?使命达成 两个时代结束

2018-03-09 08:37 来源: 浙江在线

  凤凰财经讯据福布斯中文网消息,张亚勤离开微软,在很多人心目中,其实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其实早有传闻,在三年前,张亚勤就曾与比尔盖茨沟通过离职的事宜。另外,据说张亚勤还曾经拒绝了来自IDG的橄榄枝(有传闻称,IDG曾经试图邀请张亚勤加入为资深合伙人)。今天《南华早报》再次爆出消息后不久,微软确认了张亚勤的离职,我也从百度非官方渠道了解到:张亚勤确实离开工作了十六年的微软,几天后即将成为百度总裁,负责新业务开拓。

  三年前离开微软加入金山任CEO、原微软亚洲工程院院长张宏江今天在微博上说,“一个时代的结束!”

  我说:不,是两个时代的结束。

  PC时代的结束

  张亚勤是少年天才,他12岁考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少年班,20岁时已经获得无线电电子工程硕士学位,23岁获得华盛顿大学电气工程博士学位。1997年,年仅31岁的张亚勤获得了IEEE Fellow称号,成为这个古老协会最年轻的科学家。

  这样闪耀如新星的年轻科学家在两年后加入微软,33岁便成为微软中国研究院首席科学家。后来这个机构升级为微软亚太研究院,再后来成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一个重要部分,张亚勤出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董事长。

  在微软,服务部门(如唐骏创立的微软全球技术支持中心)是为昨天的利润工作,给已经购买产品客户提供承诺的价值。销售部门(如杜家滨组建的微软中国有限公司)是为今天的利润工作,把产品变成利润,争取更多的客户。开发部门(如陆奇领导的BING搜索)是为明天的利润工作,确保明天我们有优秀的产品可以卖。研究部门(如李开复创立的微软中国研究院)是为后天的利润工作,了解趋势、发展科技,保证永远处于领先位置。

  在研究这件事情上,全世界投入最多的就是汽车行业和IT行业,而微软是在IT业中投入最多的公司。微软研究院是微软“皇冠上的明珠”,全球四大研究院在研究未来30年可能用到的科技,以张亚勤、李开复为代表的真正的科学家们,是这颗明珠上闪着的光芒。

  这些光芒,照耀着那个年代,微软最为闪亮的年代。

  可是,让微软如此闪亮的PC时代,终于要结束了。PC时代结束不是微软的错,当然更不是张亚勤的错,这是大势所趋。问题在于,微软能不能抓住下一个时代。

  当然,抓住是偶然的,抓不住是必然的。微软曾经最为辉煌的成就成为眼下最为难堪的包袱,这也解释了为何微软很早就开始开发智能手机,早在谷歌之前就开始研发搜索,但是都没有“创业”成功的原因。

  分析过去,总能头头是道,但如果放眼未来,谁敢说自己能预测趋势?

  微软曾经账面上趴着600亿美元现金,几乎是一个小国一年的GDP收入。这样的现金储备似乎应该完全可以让微软的转型势如破竹,然而600亿为何未能挽回微软转型的颓势?

  假如未来有100个方向,每个方向有100个公司在奋力创业,那么整个市场有1万家公司在尝试创新,这一万家公司背后的社会资源加在一起,可能是10000亿的规模。微软600亿美元(今天苹果的1000亿),砸在任何一个地方,都只有很小的成功概率。这是整个社会的力量,整个未来的力量。微软如果留恋过往既得的利益,必然就要在惊涛骇浪中与整个趋势搏斗。这就是为什么克里斯滕森在《创新者的窘境》中所说,上一个时代成功的公司,在下一个时代几乎注定失败。除非微软的掌舵者有着过人魄力,超乎寻常的眼光,能够引领团队基因转变,这些都是小概率事件。未来如果微软没有成功,不能责怪任何人,但是万一成功,一定有英雄存在。

  大趋势如此,张亚勤个人无能为力。

  外企时代的结束

  微软在中国一直有两条线,一条是商业线——微软(中国)有限公司,这家公司注重于技术的本地落地,历任CEO人们耳熟能详,比如吴士宏,比如唐骏。另一条线是技术线——微软中国研究院,后发展为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张亚勤现任微软亚太研发集团董事长。

  虽然贺乐斌才是今天的微软(中国)有限公司CEO,但是在很多人心目中,张亚勤才是微软中国的真正代言人。

  这几年,外企的光环在不断减弱,而国内公司却越来越如日中天。在PC时代,中国没有全球知名的软件公司,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但是百度、阿里、腾讯却成为全球知名的高科技公司。

  外企的光环正在不可阻挡的消失。扎根中国22年的微软,是中国高科[0.35% 资金 研报]技企业的黄埔军校。今天的外企面临的不仅是国内企业的壮大,同时也必须面对超国民待遇的失去,以及所有这些因素带来的人才流逝。今后,将不应存在外企、非外企这样的叫法,只应存在有竞争力的企业、不具备竞争力的企业。

  这是创业者前所未有的好时代,优秀的人才纷纷从对外企的信仰,转向对创新的信仰。

  新时代的开始

  加入百度的张亚勤或许将面临着更为艰巨挑战。李彦宏一直期望把百度打造为一家技术驱动型的公司,当马云不断做商业模式驱动的战略布局,马化腾在用产品经理的心态来打磨公司的时候,李彦宏有着完全不一样的心态,他向往着成为下一个谷歌,他相信真正改变世界的是技术变革。也正因为此,他从谷歌挖来了吴恩达——曾领导谷歌大脑人工智能项目,担任百度首席科学家,并且让他在硅谷主持设立一个新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在一次吴恩达接受《福布斯》的采访中,他说“毋庸置疑,百度是中国的科技巨头,其他公司很会做产品。这不是百度的优势,但是百度十分善于打造真正的硬技术。”

  不管百度是否真正能实现硬技术的突破,显而易见的是,在TAB的三巨头中,马化腾着眼于应用层面的创新,马云热衷于商业模式的创新,而李彦宏则是一个有着技术情节的“书呆子”,他所想要布局的未来,从吴恩达和张亚勤的加入来看,李彦宏正在努力试图通过硬技术的跳跃式的创新来改变世界。

  离开老臣的微软,会不会因此而更年轻了呢?作为在微软服役14年的老兵,我一直从心底的最深处,祝愿微软能抓住移动互联网,或者是下一个时代的机遇,重振辉煌。也许完成历史使命的老臣的离去,也可以让微软焕发新机。

  也许这对百度、微软和张亚勤来说,都是一个新时代。

  曾经在微软中广为流传这样的一个段子:张亚勤的办公桌上放着三张照片,分别是老婆、胡锦涛和比尔盖茨。张亚勤经常和别人开玩笑地说,这是我的三个老板。

  现在,这张桌子上的一张照片,要换了。

  1、您为什么会选择离开微软?

  张亚勤:原因很简单:使命达成。回想16年前,微软这份工作吸引我的一个原因是,比尔?盖茨想要在中国建立一家世界级的基础研究机构——在那时候,微软的这种想法被很多美国同行认为是不可思议的,因为国内的信息产业才刚刚起步,经济也不像今天这样发达和活跃,所以大多数跨国企业会把中国当成是有潜力的市场,他们会认为,不是不可以把成熟的研究机制和创新流程移植到中国来,只是时机未到。但微软的尝试后来被证明是成功的、深具远见的。

  我很幸运能参与微软亚洲研究院乃至整个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建设。因为那时我的理想就是能回中国工作,能做一些实实在在的对公司、对中国、对新一代人才有帮助的事。这个理想用八个字概括也就是“中国智造、慧及全球”。

  今天,我的使命、我的目标已经达成。

  首先,从基础研究、技术孵化到产品开发和产业合作,在华建立了微软在美国以外规模最大、职能最完备的研发体系。

  其次,来自中国的创新力量正在对微软的未来发挥着越来越大的影响——微软亚太研发集团对包括Microsoft Azure、Windows Server、SQL Server、Office、Bing、Windows、Surface、Xbox、Kinect及Windows Phone在内的微软全线产品都有着杰出的贡献。

  最后,过去的近16年里,微软在北京中关村[0.00% 资金 研报]的研发团队几乎变成了中国IT产业的黄埔军校。我们持续地吸纳本地精英,同时引进海外高手,培养了一批批人才、团队和领袖。看看当前活跃在中国互联网市场的那些领袖企业,百度、阿里巴巴(滚动资讯)、腾讯(126.1, -2.20, -1.72%, 实时行情)、小米、金山的研发团队里,都有微软前员工的身影。这也是微软对中国的一份贡献。

  我一直都不是安于现状的人,过去16年,一直在忙碌状态,所以没有卸下重担的理由。但既然当初的使命已达成,我想也应该是我开始新的探索的时候了。

  2、您是什么时候做出“离开”的决定的?

  张亚勤:其实三年前就曾想过是不是该在研发集团格局已定的情况下离开,去做一些我个人感兴趣的、不同的事。那时也和史蒂夫?鲍尔默聊过,但没能走的原因是,还有一些工作等着我和同事们携手完成。一直到今年,微软Microsoft Azure、Office 365、Xbox等产品和服务都已成功在中国着陆,微软开放技术(上海)有限公司成立,微软创投加速器在中国成功推进,2014年还被评为中国最佳孵化器之一,并已为中国IT产业孵化了88家优秀的公司,我这才向总部递交了辞呈。

  我们拥有一支非常优秀且充满活力的团队,其中很多人都是参与了微软研发在华创立和发展的重要阶段,为推动技术研发、本地创新、产业合作做出了巨大贡献。我对这样的团队,以及微软亚太研发集团的未来都充满信心。

  3、离开之际,您怎么看待微软这家公司?

  张亚勤:微软是一家伟大的公司,在推动世界信息技术发展、提升生产力水平、为亿万用户创新数字生活体验等众多领域做出了突出的贡献。微软拥有领先的技术、人才和产品,会在移动为先、云为先的世界,为全球每个人、每个企业赋予更强的动力。我相信,在CEO Satya Nadella的领导下,微软必将会进入又一个辉煌的发展阶段。

  对微软公司,我怀有深深的感激。

  第一, 对我来说,微软就像是母校。对微软的情感和对中科大少年班的情感很相似,我希望母校越来越好。

  第二, 我对微软的感激之情既来自过往近16年来公司给予我的尊重和空间,也来自公司对中国的诚意和贡献。

  第三, 我相信,基业长青的机构和企业不会因创始人或领导人的变化而偏离道路,只会坚定地一直走下去。

  4、在您卸任后,公司对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一职的继任者有何安排?

  张亚勤:据我了解,目前公司正在进行内部的沟通和讨论,并已有微软亚太研发集团主席的继任者人选,但选择谁来接力、采用何种管理制度及何时对外公布,要尊重公司高层的决定。

  5、最后,能透露一下您离开微软后的去向吗?

  张亚勤:我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但我的理想和事业仍将还会在中国,在高科技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