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浙江 > 城镇 >

涵养春节年俗的文化根脉

2018-03-09 10:36 来源: 浙江在线

  “年”,是镶嵌在中华文明血脉中的文化密码,从唐代孟浩然“续明催画烛,守岁接长筵”对过年欢聚盛宴的描写,再到春节前浩浩荡荡返乡大军的身影,超市人口攒动的购置年货的景象。可以说,再也没有这样一个节日,能够恰如其分地连接起历史与现在,当下与未来;连接起着城市与乡村、高楼大厦与炊烟袅袅。对于每一个中国人而言,过年的重要意义怎么形容都不为过,它意味着儿时得到糖果红包的兴奋,意味着祭祖上坟、慎终追远的肃穆,也意味着举家畅饮围炉夜话的温情,更意味着“一元复始、万象更新”的期待与展望。

  如果说亲情伦理、文化认同构成了“年”的灵魂,那么各式各样的年俗就成为了“年”的骨骼。年俗历史悠久,既有代表着民族文化的整体普遍性,又因时因地呈现区域的差异性。然而,随着时空变迁,很多年俗不能不说早已不适应当下社会的实际,更遑论与现代文明的媾和,这就需要我们在这样一个节点,审视打量我们的年俗文化,助力那些不合时宜的部分实现转身,进行“现代一跃”。

  总结过年作为一种重要传统沿袭千年的重要原因,无不是因为这个日子所凝聚的仪式感和精神意义。即使在多年来人们惯用阳历的当下,春节期间都清一色以阴历计时,说明了这个节日的文化价值和魅力。阖家团聚的这一刻,给予打拼了一年的奋斗者温暖的心灵慰藉,无论是哪个时代,仁爱、团聚、吉祥始终是春节的价值内核,是赓续千年文化的传统的命脉所在。这里所说的需要“现代一跃”的年俗并不仅仅是燃放烟花爆竹、放孔明灯、焚烧纸钱等,更重要的是体现为一种在告别了物质短缺和娱乐匮乏后,伴随着生活水平提升的“年味寡淡、甚至变味”的现象。有媒体评论当下的过年时,饭局花式劝酒让人身心俱疲,红包数额节节攀升,有人戏称“一个字,累;两个字,消费;三个字,大聚会;四个字,胡吃海睡”,这也恰恰说明,越是在物质生活不断丰裕的今天,越要去思考如何更好赓续民俗文化的根脉。

  实际上,当下春节年俗面临的最大挑战,并不是西方流行文化的冲击,而是如何在适应当下社会发展需要的基础上进一步传承好创新好春节年俗。近年来,从央视春晚的文化大餐、集体抢红包集五福活动,再到眼下家庭团聚版微信“跳一跳”,都说明了越来越多的活力因素注入其中,愈发凸显网络时代出其对春节年俗的影响。但我们更要看到的是,互联网时代的新年俗,让春节在另一个层面流行起来,尽管有可圈可点之地,但就文化的厚度、精神的高度、价值的深度方面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比“博君一乐”更重要的还有“家国情怀”,年俗的传承发展、变革更新最终都在表达着人们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否则对很多人而言,过年只是意味着“躺家里玩了几天手机而已”,这样又怎么能不感慨“年味变淡”呢?

  文化是一个民族生生不息的精神动力。中华优秀年俗文化在当下的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这既急不得但也慢不得,因为这是书写“文化自信”的一篇大文章,也是当下积极推动破解城乡二元对立结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的“奋进之笔”。《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就明确提出:“实施中国传统节日振兴工程,丰富春节、元宵、清明、端午、七夕、中秋、重阳等传统节日文化内涵。”弘扬传统节日文化,既需要政府积极倡导、大力支持,也要社会各界积极响应、形成合力;对于眼下每一个翘首期盼农历春节来临之际的人而言,能否少玩点手机,少参加些喝酒应酬,和家人吃好每一顿饭;能否在贴春联、拜年贺岁的同时葆有一分耐心和敬意;能否不去在意红包数额、衣锦还乡功成名就,就坐在故乡的土炕上和父母亲人、儿时玩伴好好聊聊谈心。在这样的点滴中,我们不仅记录下了个人的年度记忆,也在助力着传统春节文化的“现代一跃”,毕竟,年俗在,我们文化的根脉就在;文化的根脉在,我们才能以最好的姿态和情怀迎接每一次全新的出发。

  (作者为兰州大学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