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浙江 > 环保 >

【潮赛】罗正宇事件:“容错空间”不妨大一些

2018-03-09 10:36 来源: 浙江在线

  1月29日凌晨,来自湖北天门的农家子弟、25岁的研究生罗正宇,被发现在一家小旅社自缢身亡。家人发现其支付宝仅余0.71元,13个手机网贷“APP”,共欠下5万多元债务。此前,罗正宇一直对家人谎称在武汉工作,实则靠着小额贷款“借新还旧”, 辗转在小旅社、网吧“流浪”。

3.png

  25岁罗正宇硕士自缢,直接导火索还是“网贷”,虽说5万元听起来不是很多,但若置于其具体标签当中就另当别论。比如农家子弟,从小优秀等,还有再加上在武汉折戟,几乎身无分文的具体情境,使其人生起伏的挫败感与现实状况产生的压力交织,心理也随之扭曲。如此看,罗正宇是败给了现实,败给了自己,在这一内核驱动下,五万块便很容易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网贷”固然要抨击,要整治,但对于罗正宇的悲剧来说,“网贷”问题只是表层原因。深层次原因还是要在其“现实失败”中找,罗正宇心理问题如何累积、疏导其心理的相应环境缺失,则是症结所在。

  怎么讲呢?那些具体标签和情境的交织打击看起来是可怕,但若罗正宇有一个强大的内心,也有一个包容且有积极激励作用的家庭和社会环境,是可以帮助他走出所谓的困境。但现实是,他失败了,没有抗住这些压力。从侧面也能反映,家庭和社会环境,给予其的“容错空间”还是不够的。

  年轻人犯错、试错都很正常,后面该跟上的是改错和成长,但罗正宇只走了一半,没有尝到后面升华部分的滋味。对于他自己来说,就是心态没有摆正,进而亲手把自己丢到了误区之中。具体而言,其本身没有一个积极入世的姿态,对社会的适应能力和承受能力不仅较弱,还没有在实际中不断提升的趋势。甚至可以说,其缺乏直面社会和与社会“斡旋斗争”的勇气,进而容易把现实的困境放大,把自己的心理焦虑放大,以至于自己成了这些困境和焦虑的殉道者。

  其实,根本不需要他如何努力和拼搏,只需要他自己给自己一次机会,跳出自己设计的束缚圈,要从失败中看到经验的积累,看到成长的希望,在愈挫愈勇中点燃未来。

  不过,他对现实的无力感与失望感,也要家庭和社会的疏解。家庭环境造成了其“自尊心强”的性格特点,也倒逼其有了“从小优秀”的光辉过去,农家子弟的现实标签也产生了相应压力,还有工作挫折等社会层面的压力等。这些本身的存在其实都没问题,但前提是要把握好度,且要有相应的包容与鼓励。比如,家人要多跟子女沟通,也多理解子女,关注子女在社会适应期里的心理和生活,不要盲目给其太多压力。

  而社会层面则需要对年轻人初入社会的就业和生活多一些关怀和引导,从制度层面为年轻人寻求相应的社会保障和心理保护。在年轻人困难时,拉他们一把。学校可以多重视心理教育,尤其是对应届毕业生,更要多一份温暖和体贴,用人单位也要在这方面下功夫,要在制度层面探索,给予员工存在感和参与感。家庭和社会层面的“容错空间”一旦大起来,给予年轻人的便是舒适感和适应感,疏解其心理压力,缓解其现实孤独与困惑,对其自身的“容错空间”也有一定扩大作用,进而让越来越多年轻人心怀坦荡,健康生活。

  面对25岁硕士自缢这一现实悲剧,我们应该惋惜,也应该警醒。以后,要让对年轻人各方面的“容错空间”大一些,并兼顾精神层面和制度层面的推进,朝着“让无力的年轻人变有力”这一目标前进。而且,“容错空间”一旦大起来,释放年轻人压力,解除他们心理障碍,或许还能让他们少走很多弯路和错路,就拿罗正宇来说,若其能早日与家人沟通,家人和社会能早点关注他并为他托底,其可能也就不会去“网贷”了。这样说来,“容错”本质上也是在减少错误,规避更大风险。

  当然,“容错空间”在扩大中,也要控制“试错成本”。需要把握好平衡,规避盲目扩大,不能没有底线,不能超越道德和法律的红线,不能任当事人反复无常,避免滋生新的问题。这样的“容错空间”才是有价值,有意义的。

  (作者为浙江传媒学院学生)